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爱妻受孕计划前篇作者3pking
爱妻受孕计划前篇作者3pking
爱妻受孕计划(前篇)



字数:6768

2013/02/22发表于:春满四合院

(前篇)

跟爱妻的结婚第一周年纪念日,同时也是受孕计划的第185天,下班后我买了一束爱妻最喜欢的玫瑰花,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美国进口的壮阳药和威而钢。
一进屋内,客厅就跟以往常一样,男人的衣服跟裤子散落在沙发与桌上,男人的袜子跟内裤更是满地都是,我放下手上的玫瑰和男性补品,默默地捡拾着客厅散乱的衣物,并听着爱妻与男人在我们睡觉的卧房里激情的性交声,啪啪的声响,搭配着强而有力的吸吮声。

「这只肉棒好像上个月有插过我了喔!」又吸吮了一会儿:「龟头特别大,我认得它。」

「没……有……吧?你认错……了……吧?」男人颤抖着回应。

啪啪的声响越来越大。「还说没有!等我把穴里那只……解决掉……你就知道。」继续吸吮。另外一个男人以非常困难的语气请求:「慢……慢一点……我快射了。」

啪啪的声响越来越大声,频率也越来越快。「你们……这三个坏蛋……干了……一个下午了……还射不完……等等……我老公就要回来了……晚上要跟老公去……庆祝结婚……周年呢!」

两个男人急促的呼吸声:「马的……不干晕你……我们是不……会走的。」
吸吮声停了下来:「我才……没在怕的……我这个月……还没被干晕过……你们就……放马过来……」

这时我推开房门,床头柜放着一大罐润滑液和三、四支沾满淫液的按摩棒,散落一地的卫生纸,床上一位全身只有穿着白色大网袜的女人,正以m字型的姿势跨坐在男人的下体,男人的阴茎随着女人下体大幅度的摆动整只插入又忽然整只抽出,男人粗糙又丑陋的双手揉捏着32e的白皙乳房,明知不可能但又想尽全力的两手掌握住,大力捏住粉色又接近红色的乳头。

床头站着另一个癡肥的肥肚男,女人摆动下体的同时,一手套弄肥肚男的阴茎,一手搓揉着肥肚男的阴囊,小嘴含住龟头并强而有力的吸吮着,整个画面与肥肚男背后墙上的婚纱照形成强烈对比。

床尾同时坐着一个肥矮子,阴茎软到下垂,龟头一样大颗,大腿跟阴茎旁边都沾满白白的淫液,全身是汗,看得出来刚刚一定有做过非常激烈的运动。他手里抓着一支黑色的电动按摩棒快速的在女人的肛门里来回抽插,震动的声音嗡嗡作响,淫液和润滑液沿着按摩棒流到了肥矮子的手上。

三个人的共同特征除了中年凸肚外,还都戴着只露眼睛和嘴巴的头罩。
而在床上那个性爱技巧高超、拥有32e的巨乳,像许玮甯般白里透红的皮肤,比林采缇再纤细一点的身材,和郭雪芙相似性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脸孔和发型,年仅26岁的完美女人,正是我的新婚爱妻——刘亚璇。

肥矮子看到我,就把强力震动的黑色按摩棒整支插进了亚璇的肛门,亚璇吐出了口中肉棒大叫一声:「啊!到底了啦!好深……我……快……不行了!」
肥矮子将手上的淫液全抹在亚璇粉嫩的背部,再把亚璇的头发当抹布将自己的手抹干净,然后朝我走近,并说:「大哥,等你很久呐!」

亚璇接着对我说:「他……中午……就先来了,干了四次……就不行了。」然后继续应付床上那两位肥肚男。

肥矮子气沖沖的走向正在被两只肉棒抽插着小嘴跟小穴的亚璇,抓着她的头发猛地一拉,狠狠地拍打她泛红的脸颊说:「贱货,你他妈给我?再?说?一?次!」

随即亚璇就对着我说:「老公,对不起……我……记错了……是……是五次啦!」说完,插着她嫩穴的男人像是要给她奖励一般,突然大力的狠插十几下。
肥矮子对我说:「听到了吧?是五次。」鄙视的看着我,然后伸出右手。
我掏出皮夹子说:「一次三千,五次就一万五喽!」我算了算,把十五张千元大钞拿给肥矮子,收到现金后就对我淫笑了一下,然后离开房间。

这时亚璇嘴里的肉棒再也抵挡不住强力的吸吮和玩弄阴囊的技巧,床头的肥肚男一手抓住亚璇的头发往后拉,一手捏住自己的龟头,试图要减轻想射精的欲望。「马的,差点被你这婊子吸出来。」此时肥肚男的马眼已流出一小滴精液,亚璇见状便伸长舌头去把那不小心流出来的精液给舔干净。

这时抓着亚璇头发的肥肚男粗鲁地把她甩到床上,说:「真够贱的,这样也舔。」随后就跳下床休息一下。

亚璇这时终于可以集中精神去应付嫩穴里的肉棒,她把插在肛门里的黑色按摩棒抽了出来,然后紧紧抱住男人跟他激情的舌吻,交换着唾液,嫩穴有时上下套弄,有时前后狂摇。

亚璇高潮了,阴道壁在强烈收缩,紧紧地夹住了男人的阴茎:「啊啊啊!来了……高潮了……」

男人说:「怎么,突然变……那么紧?操,我……要射了,啊啊啊……」男人用尽最后的力量啪啪啪猛力地狂插了近百下,每一下都把亚璇撞飞起来,深怕穴里肉棒会抽离身身体的亚璇就极迅速的再把肉棒又坐回体内,如此完美的默契想必是经过长时间的配合所磨练出来的。

男人最后一下深深插入亚璇的阴道,佈满皱纹又脏又恶心的黑色阴囊开始收缩……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去后,男人满足的抽出沾满淫液和精液的肉棒,然后把不断抽搐的亚璇踢到一边。

刚刚差点被吸出来的肥肚男把还沉溺在高潮中的亚璇翻了过去,从背后狠狠地插入,一阵狂插,亚璇说:「你如果……没有射进……子宫里……那就……不算数喔!」好心提醒着肥肚男。

这时他才警觉到怎么小穴跟一开始的收缩频率好像不太一样?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刚没有看的猛然一插,一不小心就插进了亚璇的肛门里,「哈哈!插错洞了。」他说。

硬是在肛门狂插了百余下才满足的从肛门抽出,硕大的龟头一经摩擦就变得更大,看了格外恶心。肥肚男把长相畸形的阴茎对准了亚璇的穴口,说道:「贱货,看我怎么插晕你。」

亚璇也不甘示弱,翘高屁股说:「就说了,你们早就不够看了,看我夹到你喷精。」并伸手去搓揉肥肚男的阴囊。

肥肚男一鼓作气,毫不怜香惜玉的狠狠插到底,又整只抽了出来,问:「怎样?怕了吧?」

一心只想高潮的亚璇被这猛力一插,发红的肉体微微的抽搐了一下,就在高潮边缘了,不怕死的对肥肚男说:「什么怎么样?一点感觉也没有。」

肥男真的火了,用尽力气插了一百多下,把亚璇送上了高潮,小穴喷出大量淫液,无法控制的收缩,阴道紧紧地夹住肥男的大龟头。肥男从后面抓住亚璇的头发用力拉扯,骂道:「马的,臭婊子,都被干到缩阴了还嘴硬!」

亚璇说:「啊!对……就是这样插……再一次……拜托……再一次。」有些语无伦次。

肥男又狂插了一百多下,再一次把亚璇干到高潮,强烈收缩的阴道壁夹到肥男再也支持不住,把阴囊内仅存的精液全部灌进亚璇的阴道内。一会儿,他才满足的抽出肉棒,然后把亚璇粗鲁地推开,随手拿起亚璇最心爱的channel丝质睡衣,擦拭自己的龟头和沿着阴囊流到肛门的淫液,再把全身上下的汗水都擦拭干净后,就把衣服丢在亚璇身上。

这时亚璇已无法自拔,全身抽搐的对着我说:「老公,这俩傢伙都各射了五次,把慰劳金发给他们吧!然后你先去洗澡,我待会儿整理一下就陪你去吃甜蜜晚餐。」然后亚璇就跟肥肚男眼神交会了一下,彷彿在隐藏什么秘密。

我不疑有他,各拿一万五的慰劳金给了他们俩后,他们也离开房间,接着我就进浴室洗澡。二十分钟后出来,却找不到爱妻,此时客厅传来声音,我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
亚璇换穿上黑色大格网袜加上只能包住穴口的黑色丁字裤,搭配一件黑色性感薄纱,后面一位,前面两位,一样三个戴着头罩的男人围住亚璇。这三个男人精壮很多,全身肌肉,很明显不是刚刚那三个癡肥男。

后面较壮硕的男人隔着内裤用下体磨蹭着亚璇粉嫩白皙的丰臀,双手大力揉捏着亚璇那32e巨乳,前面一位个子较高,另一位皮肤较黑似古铜色,亚璇隔着内裤套弄着前面两个男人的阴茎,并跟其中一位激情的舌吻着。

突然,后面搓揉亚璇乳房的男人大力地捏住亚璇的粉红色乳头,亚璇抖了一下修长的双腿,阴道不自觉的缩了一下,刚刚那三位肥男的精液缓缓地从丁字裤流了出来,壮硕男见状便用食指刮起亚璇大腿内侧的白色液体问道:「臭骚货,这是什么?」然后抹在亚璇清秀的脸上。

亚璇马上抓住壮硕男的手,并把他的食指放进嘴里吸了一下,然后说:「人家……人家今天有吃排卵剂嘛!中午又闲闲没事,所以就……」

高个男突然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亚璇的脸上说:「他妈的,那么脏的穴,谁还敢插啊?」亚璇跌坐在地上,撑起身体,没马上站起来,反到是跪趴在地上舔舐刚刚赏她巴掌的高个男的脚,然后说:「对不起!」

三个人大笑,并说:「真的跟xxx说的一样呢!操他妈,有够贱的,跟只小母狗一样。哈哈哈!」听到笑声的亚璇彷彿是得到鼓励一样,开始吸吮高个男的脚趾头,并用舌头钻他的脚趾缝。

高个男又粗鲁地抬起被舔舐过的脚,狠狠地踩在亚璇的脸上,亚璇完全没有反抗,反而是用戴着婚戒的右手轻轻抚摸重重地踩在脸上的臭脚,屁股翘超高,左手伸进丁字裤内挖着自己的嫩穴,并说:「对不起嘛!你们先别生气,我这就把小穴挖干净。」

壮硕男看到如此淫秽的画面,便起了凌辱的念头,跟高个男使了个眼色后,一把将亚璇像抱小女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,把她修长的美腿以m字的形状打到最开。亚璇反应也相当迅速,彷彿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似的,一手拉开自己的丁字裤,一手掰开自己的嫩穴,用相当可怜的眼神看着高个男问:「你们很坏耶,是又想做什么了啦?讨厌。」

高个男说:「你是白癡吗?自己挖怎么能挖得干净?来!我们帮你挖。」说完就用食指与中指在穴里一直挖,大拇指粗鲁地搓揉着阴蒂,恶心的精液不断流出,滴在地上。在一旁的古铜男也没闲着,趁势将两根手指插进亚璇的肛门里。
亚璇大叫了一声,说:「你们……三个坏蛋,不是说……挖穴吗?还偷插人家的后庭……啊……我快疯了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就是那里……」亚璇的g点不断地被刺激着。

不一会儿的时间,亚璇高潮了,阴道壁紧紧地夹住高个男的手指,高个男硬是把手指抽了出来,砰的一声,像开香槟一样,精液与淫液喷得到处都是。古铜男也抽出手指,并闻了一闻,说:「美女就是美女,连屁眼都是香的。」

亚璇被重重放下,瘫软了双脚,跌进高个男的怀里,说:「人家叫你们来捐精的,你们老爱藉机偷玩人家后庭,怕弄脏了你们,人家今天在帮小穴除毛的时候还特地浣肠了嘛!」

高个男掐住亚璇的脖子,说:「真乖啊!来,张开嘴巴,给你一个礼物。」
亚璇充满期待的尽力张开小嘴,高个男就朝着亚璇嘴里吐了一口口水,亚璇舍不得一口吞下,含在嘴里细细的品嚐了好一会儿后,用娇滴滴的眼神看着他们说:「我还要,拜托。」然后又再张大嘴巴。

三个男人,你一口、我一口的轮流朝亚璇的嘴里和脸庞吐着口水……这时我再也看不下去,暗示性的咳了两声。亚璇看了我一眼,并向我走近,她清秀的脸庞上印着清晰可见的红色掌印,满脸男人恶心的口水,沿着脸颊缓缓地滴在用黑色薄纱罩住的32e乳房上。

我拿着我昂贵的boss领带温柔地擦拭挂在亚璇下巴、牵呈丝状的口水,问道:「他们是……」

亚璇:「老公,你还记得上个月肥标介绍来把我干晕过去的三个猛男吗?」
我回道:「那天晚上的慰劳金花了十几万,我当然记得。」亚璇口中的肥标正是整场受孕计划的幕后策划者。

亚璇说:「这三位是我拜托上次那群猛男叫他们找来的,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更不知道他们的长相,但我知道他们都是体院毕业的田径国手,基因优良,体能又好,今天是属于你和我最特别的日子,我想怀上他们的孩子,所以……」
亚璇带着内疚的表情接着对我说:「所以,今晚我可能没办法陪你去过结婚纪念日了,不然……你花点钱自己先去吃些好料的,然后再帮我带晚餐回来。」
我伸出手轻抚着亚璇的下巴,没有说话,只点了点头。

亚璇对我甜蜜的笑了一下之后,就把身上薄到不行的黑色薄纱撕扯了下来,32e的白皙巨乳弹了出来,转身朝三个男人走去。高个男二话不说又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亚璇脸上说:「贱货,谁准许你把我们留在你脸上的口水擦掉的?」
亚璇像是在责怪我似的,朝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,随后就扑抱住高个男,在他耳边说:「你好强壮喔!今晚你死定了。」并舔了一下他的耳朵。

三个男人的肉棒虽隔着内裤,但还是看得出来被亚璇挑逗到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着。

古铜男说:「上次我同学才干到一半,你就晕过去了,今天我们三个可都有听你的指示禁欲一个月呢!要是待会儿你又晕过去,那就不好玩了,我们可是不干死鱼的喔!哈哈哈!」

亚璇回:「笑我?不然打赌啊!要是你们有办法像上次一样把我干晕过去,今晚你们的慰劳金就加倍;但要是你们三个被我弄到射都射不出来,想硬也硬不起来,我又能下床正常行走的话……每个月的十号你们就必须来我家免费干我,直到我怀孕为止。」

壮硕男回:「加三倍?」

亚璇对我看了一眼,回道:「好!三倍就三倍。」然后紧紧握住壮硕男早已硬到爆青茎的肉棒,扯了一扯说:「走,进房去。」

「对了,我老公放在桌上的壮阳药跟威尔钢你们吃了没?」亚璇问道。
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:「吃了。」

亚璇说:「很好!」随即带着充满期待的表情,牵着壮硕男的肉棒走进房间去,另外两个紧跟着,砰的一声,房间门关上。

我在原地沉寂了一会儿,转身过去正要打开家门的同时,身后的房间门打开了,心里一丝期待,或许是爱妻改变主意想跟我出去甜蜜晚餐喽!

亚璇探头出来说:「惨了,老公,刚刚在打赌的时候,我忘记自己已经被插了一个下午了,看来今晚的赌局胜算不大,以防万一,你现金还是多领些好了!还有,他们为了要让我怀孕,每个人都用尽了全力,也耗尽体力,他们都好辛苦喔!回来一定要记得,也要帮他们买晚……」亚璇话都没说完,男人的手就粗鲁地抓住她的头发,大力地把她拉回房内,用力甩上房门。

我想我大概猜得到爱妻想说什么吧!「帮他们买晚餐。」

我下楼,走向车库,发现两个秃头又肥胖的中年男子在我的保时捷旁鬼鬼祟祟的,我悄悄地走近。我认得他们的体型,也认得他们的声音,他们正是把我爱妻操了一个下午的肥肚男,他们在这里抽烟聊天,我赶紧躲在车后听着。

「马的,贱货把我的老二都磨破皮了。」

「哈哈哈,我的老二比较耐操,没什么事,反倒是我的腿直到现在还抖个不停。那贱货也真够骚的,这么好康的事,你怎么今天才约我啊?」

「我怎么知道,你工作忙嘛!前阵子想约你去嫖妓,你还不也说没空。」
「兄弟,那都半年多前的事了,公司早就倒了,我又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,现在不要说嫖妓了,就连吃饭都成问题。这慰劳金也真好赚,明天下午我们再来一次吧?」

「不行,你忘了吗?刚那贱货在吸我老二的时候,我差点被认出来,好险你有大力插她几下,不然我就穿梆了。肥标有交代,每个月只能来两次。」

「肥标?刚刚拿黑色按摩棒一直插那贱货肛门的肥矮子啊?」

「不是,刚刚那个肥矮子叫廖仔,廖仔跟我是在去年游民尾牙上认识的,同时也认识了肥标。」

「肥标到底是谁啊?」

「原本肥标也是游民,在一次因缘际会下被推荐了去做黑市捐精计划的白老鼠。那时的肥标很可怜,自己打手枪打了老半天,集到10㏄也只有车马费一千五而已。有一次跟肥标去公园嫖流莺,我天生阴囊跟龟头都特大,被流莺熟练的手技一套弄,近30毫升的精液就撒在地上,肥标看到商机,于是跟黑市的无照诊所合作,自己去接一些不孕症夫妻的案子来自己做,就拿我的精液去骗那些夫妻。断断续续的成功了几件案子后,肥标的生意也越做越大。」

「哇!那你之前不就干过一大票的人妻?」

「没……之前都是把精液射进罐子里,再拿去诊所处理。」

「那楼上那个贱货是怎么回事?」

「楼上那贱货叫刘亚璇,天生卵子受精困难,要非常大量而且新鲜又有活力的精子才有机会受孕,而她老公又天生精虫不足,哈哈,天生一对。」

肥标在接这案子时也烦恼了一阵子,因为一般的技术不能让她的卵子受孕,于是他想,不然就直接射进新鲜的精液进入子宫,试看看好了。跟他们夫妻俩沟通了好一阵子,他们求子心切,于是就答应了。

但他们夫妻俩不希望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怕日后会有事端,于是肥标拟定了一个计划:连续十天,每天三位戴上头罩只露出眼睛跟嘴巴的男人,将阴囊内所有的精液都射进去。三十位完全不知道长相的男人,在排卵期前后射进去,如果第一个月不行,就下个月另外再找三十位,这样不就完全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了吗?

他们夫妻俩考虑了一下,亚璇就问:「那男人上哪找?」肥标说:「这你放心,就交给我办吧!」然后就跟他们索取三百万当找捐精者的费用,肥标还说:「男人要捐精真的很辛苦,你们就另外再发送个慰劳金一次三千犒赏他们一下,你们觉得好吗?」亚璇她老公就说:「才三千,那有什么问题。」

计划就在半年前开始进行,第一个月的第一天,就是我、肥标和廖仔,我们三个。那天亚璇大哭,不断反抗,我们三个也是折腾了一个晚上,射尽阴囊内所有的精液,才让她体验到人生的第一次高潮。

第二个月,她就不再反抗了,偶尔还会配合一下我们的抽插,我们当然也就没有怜香惜玉了,一个晚上硬是把她干晕了过去好几次。

第三个月,她就完全变了一个人,会穿情趣内衣,还自己把小穴毛刮光,在被干之前都会特地打扮。在插她的时候,她是完全配合,有时后我们插得不够深或插得太浅,还会用下体去撞击我们的肉棒,那晚我们三个可是拼了老命才把她干晕过去。

这贱货可是变得越来越耐操,而且那时我们还发现这贱货有被凌辱的体质,你对她越粗鲁,她就越爽,她只要越爽,就会去骗她老公,然后偷加我们射精的次数,让我们能领到更多的钱。

直到今天,半年都过去了,将近150个男人,都还是没办法让亚璇怀孕。
我跟廖仔固定每个月来两次,一次就三、四发,光我跟廖仔两个人就射了将近一百次精液进那贱货的穴里了,但还是搞不大她的肚子。哈哈,没怀孕也好啦!操这贱货至少让我跟廖仔有稳定的收入,不用流落街头。

(完)